浅议继承纠纷中孳息的处理-welcome娱乐法院 welcome娱乐

<legend id="h4sia"></legend><samp id="h4sia"></samp>
<sup id="h4sia"></sup>
<mark id="h4sia"><del id="h4sia"></del></mark>

<p id="h4sia"><td id="h4sia"></td></p><track id="h4sia"></track>

<delect id="h4sia"></delect>
  • <input id="h4sia"><address id="h4sia"></address>

    <menuitem id="h4sia"></menuitem>

    1. <blockquote id="h4sia"><rt id="h4sia"></rt></blockquote>
      <wbr id="h4sia">
    2. <meter id="h4sia"></meter>

      <th id="h4sia"><center id="h4sia"><delect id="h4sia"></delect></center></th>
    3. <dl id="h4sia"></dl>
    4. <rp id="h4sia"><option id="h4sia"></option></rp>

         首页 | 法院概况 | 队伍建设 | 执行动态 | 纪检监察 | 党建工作 | 审判实务 | 工作动态 | 信息公开 | 互动交流 
  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>>审判实务>>理论探讨>>正文
        浅议继承纠纷中孳息的处理
        2016-08-29 09:34 孙辉  行政庭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一、继承纠纷中孳息的产生

        孳息是民法中的一个法律概念,它指由原物所产生的额外收益。根据民法,孳息分为天然孳息和法定孳息。天然孳息指因物的自然属性而获得的收益,比如,果树结的果实、母畜生的幼畜,母鸡与其所下的蛋。法定孳息指因法律关系所获得的收益,如贷款人根据贷款合同取得的利息,出租人根据租赁合同收取的租金等。《物权法》第116条规定:天然孳息,由所有权人取得;既有所有权人又有用益物权人的,由用益物权人取得。当事人另有约定的,按照约定。而法定孳息,当事人有约定的,按照约定取得;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,按照交易习惯取得。 

        依照我国《继承法》第三条:“遗产是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,包括:1.公民的收入;2.公民的房屋、储蓄和生活用品;3.公民的林木、牲畜和家禽;4.公民的文物、图书资料;5.法律允许公民所有的生产资料;6.公民的着作权、专利权中的财产权利;7.公民的其他合法财产。”的规定,孳息是否属于遗产范畴并未明确规定,但按照《物权法》及民法的相关规定,笔者认为,孳息当然属于被继承人的遗产,应纳入遗产范畴,在继承发生时按法律规定进行继承。在司法实践中,大部分案件的遗产孳息是可见的,也较好审理。笔者着重探讨的是在继承发生时未产生孳息,在诉讼过程中产生的孳息的审理。 

        二、诉讼过程中产生的孳息应如何处理

        如,在一起继承纠纷中,被继承人的遗产为若干套房屋,其中铺面在被继承人死亡前已长期出租,被继承人死亡时,房租并未到期,此时房租的租金,也即法定孳息,是否属于遗产?笔者认为当然属于遗产,该租金为被继承人生前合法处置自己财产的行为,若该笔租金存在,就应纳入遗产进行分割。但在诉讼过程中,在法院立案阶段房租未到期,在法庭宣判前房屋的其中一套或几套房租到期,继承人一方已收取了该租金应如何处理? 

        笔者认为对此情况应区分处理: 

        第一,继承人是否主张及主张的诉讼阶段。一般的法庭审理分为法庭调查、法庭辩论、法庭调解、法庭宣判四个阶段进行,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》的解释第二百三十二条:“在案件受理后,法庭辩论结束前,原告增加诉讼请求,被告提出反诉,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,可以合并审理的,人民法院应当合并审理。”当事人若对该租金进行主张,则应在法庭辩论终结前提出,法院则应将该孳息纳入遗产范畴进行审理。若在法庭辩论终结后,法庭宣判前提出,笔者认为应驳回当事人增加的诉讼请求,当事人可待法院判决生效后,对该租金另行起诉。按照“不告不理”原则,当事人在法庭辩论终结前的所提出的诉讼请求中,并不包括该笔租金。法院在审理此类民事纠纷时,应紧紧围绕当事人的诉讼请求进行,而不能主动审理当事人未提出的诉讼请求事项,而当事人也应当承担未全面提出诉讼请求的风险。 

        第二、关于法律事实的认定。应当说,在法庭辩论终结后,法庭宣判前,合议庭所做的工作是对法律事实的认定,是对法庭调查、法庭辩论中原、被告双方的主张、证据、客观事实等依照法律进行综合考量、认证、提炼的过程。因此在法庭辩论终结后提出的诉讼主张,从程序正义的角度出发,因为缺乏原、被告双方辩证、质证的过程,对该笔租金,法院并不能认定为法律事实。即使客观事实确实存在,但缺乏了诉辩过程,也不能认定为法律事实。 

        第三、是否应对该笔租金进行诉中财产保全。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》第一百条:“人民法院对于可能因当事人一方的行为或者其他原因,使判决难以执行或者造成当事人其他损害的案件,根据对方当事人的申请,可以裁定对其财产进行保全、责令其作出一定行为或者禁止其作出一定行为;当事人没有提出申请的,人民法院在必要时也可以裁定采取保全措施。”笔者认为,不应采取保全措施,要正确理解《民事诉讼法》第一百条的规定,笔者认为,提出财产保全应具备相应的事实和依据。法庭宣判前,遗产的归属并不明确,即使一审判决宣判后,在判决生效前也属于效力待定的状态,而此时诉讼请求中的遗产范围并不包括该笔租金,因此,若对该笔租金采取保全措施,则缺乏事实和依据支撑,也即不属于“使判决难以执行或者造成当事人其他损害的案件”的情况,法院若主动采取保全措施,则会给一方继承人产生法院“未判先断”的假象,引起司法不公的怀疑。 

        第四,对遗产中房屋租金应如何处理。笔者认为,孳息不能脱离原物,遗产所产生的孳息,应紧紧围绕遗产进行分割。即,谁继承,谁所有。法院在审理遗产孳息时,应将遗产和孳息对应处理,不应将遗产和孳息分开处理。如继承人继承了其中一套房屋,那么该房屋所产生的租金,无论多少,应是该继承人所有,不宜将租金单独列算。 

        三、司法实践中存在的疑惑

        笔者以上的论述,均是笔者结合司法实践中的具体案例进行的简单分析,因缺乏法律法规的支撑,因此不一定正确。孳息是民法中最基本的概念之一,也是民事立法尤其是物权法中细微但又重要的制度,但是民法学界对孳息的讨论严重缺失,常常被作为附件淹没在其他制度中。法定孳息又只是孳息的一种,就我国目前的立法来看,并没有对法定孳息归属问题的明确定义,学界对于法定孳息的界定也是充满了争议,在实践中判断法定孳息的归属时更是困难重重。 

        关闭窗口